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

到1998年前后做电脑业务的公司只剩不到十家……

作者:admin时间:2019-01-25 02:21浏览:

  2018年12月23日,前联想集团首任总工程师倪光南在一次演讲中谈到了联想与华为的对比。1995年,联想集团销售额达到了67亿元人民币,是华为的4.5倍。但是,从1996年华为开始超过联想。到如今,华为已经远远把联想集团乃至联想控股甩在了后面。

  联想与华为,这对中国科技企业界的双子星,确实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走出了戏剧化的情节。

  华为的辉煌起步于1993年,任正非的团队在这年研发出了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在同一阶段,倪光南也带领联想研发出了自己的程控交换机,而且当时联想的营收远超华为。

  倪光南回忆:“在1988-1995第一阶段,联想的‘技工贸’胜过了华为的‘贸工技’,在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亿元,是华为的4.5倍。” 然而就在此时,倪光南却被迫离开联想。

  公司失去了技术带头人,走上了多元化之路。而华为一直在任正非治下坚持以技术研发为生命线年之后,联想与华为的实力对比彻底调转船头。2018年华为营收至少是联想的两倍。

  然而一个常被人忽视的事实在于,联想其实严格意义上早就不是一家科技企业了。

  过去一年中,IT业务在整个联想控股所占的比例已经降低至30%。联想控股自称“是一家纯粹的投资控股公司,联想集团仅是其战略投资的企业之一,并非其核心或主营业务。”

  联想与华为的业务路径也像一个相向而行的轮回:华为最早是从事TO B的数字程控交换机生意的,最近几年才下沉到手机、个人电脑等TO C产品;联想则是以个人电脑起家,近些年则将大众科技消费品渐渐剥离主营业务,转而切入金融、医疗等与消费电子看似毫无关联的产业。比如联想控股在金融领域内的投资包括卢森堡国际银行、正奇金融、拉卡拉、翼龙贷等;创新消费领域内的投资包括神州租车、三育教育、上海德济医院、寻医问药网等。

  倪光南就说:“联想公司利润过去是靠创新产品,但是现在它最稳定的利润来源是融科智地房地产。”

  一切还是要从柳传志的经营理念说起。他从来就是一位在技术研发与商业并购之中坚定地选择后者的人。有人评论他:“对于学术理论并不敏感,或许本来就缺乏兴趣……但是,他对于大环境风向的转变很敏感,另外他还具备与生俱来的敏锐的商业神经。”

  根据《联想风云》一书的记载:1995年,柳传志在与时任联想总工程师的倪光南代表的“技术派”较量中最终胜出,也就此定下了联想未来要走的路更偏重商业而非技术研发。

  到了2001年,柳传志又将公司拆分为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分别从事自有品牌和代理业务,交给杨元庆和郭为两个接班人手中,同时还成立联想控股,进军投资领域。而联想控股的成立,标志着柳传志在IT领域内的故事告一段落,也意味着联想进入更广阔的投资领域。

  华为正好相反,从最初的TO B生意到现在的TO C设备,已下沉到千家万户。

  久而久之,联想仿佛一个顾全大局的理性指导员,华为则像是有血有肉、专啃硬骨头的独立团团长。

  柳传志说:“1984年联想集团成立的时候,当时的全世界有几万家电脑公司,到1998年前后做电脑业务的公司只剩不到十家……高科技领域由于颠覆式创新、技术创新和业务模式创新,有很大风险……”在风险面前,联想的选择是成立联想控股,对外进行战略投资与财务投资。

  相比之下,华为的选择显得更加坚定不移,在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中,华为以113.34亿欧元的研发投入,位列全球第五。华为将技术研发当作生命线的做法让他们一骑绝尘,也因此必须时刻保持危机感。任正非说:“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

  柳传志用投资给联想换来了商业上的“保险”。任正非却一条路走到底,直到无人跟随。

  2018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257亿元人民币,轮值董事长郭平 2019年新年致辞中提到全年预计实现销售收入1085亿美元;联想控股截至2018年6月30日,实现收入人民币1565.49亿元。

  从数字上来看,华为优势明显。可是,从企业经营格局而言,似乎柳传志的构想并不逊色于任正非。

  比如:柳传志对联想控股的定位是:“以产业报国为己任,致力于成为一家值得信赖并受人尊重,在多个行业拥有领先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化投资控股公司。秒速时时彩投注平台

  远瞻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胡明烈说:“联想控股的布局譬如农业、互联网、新消费与联想集团的PC和服务器业务并无太大协同。”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个熟悉的身影:贾跃亭。乐视布局的领域之间也长期存在缺乏协同的问题。巧的是,2016年,柳传志曾带队前往乐视总部,柳贾二人也被称为“相差30岁的忘年交”。

  融中研究副总监陈伟说:“联想控股的转型应该有一个更为明确的答案,到底是以IT行业为主,还是彻底转型为一个投资机构。”一家企业在企业界和在消费者眼中的形象有时候会出现严重的偏差,这种偏差尽管从来都不会决定企业的生死,但却往往在常识层面上对企业发出预警。“联想”两个字原本是中国科技企业里响当当的招牌,可时至今日普通人并不能准确地说出这家企业到底在做什么。

  作为对比,任正非对于华为的想法则显得更加清楚:“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已经很不简单。”

  华为在做的事情也众人皆知——TO C终端设备,包括手机、平板、电脑、智能家居等;TO B产品与服务,包括交换机、路由器、服务器等产品与运营商网络搭建、解决方案、咨询服务、华为云等。

  华为的业务简单清晰,同时还有简单清晰的价值观与管理体系,后者让前者变得更加有力。

  任正非的定力在于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技术攻坚、以技术开拓市场。柳传志缺少这样的定力,在意识到科技领域的巨大风险之后,他选择了多元化投资。尽管在杨元庆眼中这并非易事:“外人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在死守PC与多元化转型之间,选择了更为艰难的一条道路。”

  这种方式说不上对错,只不过“变得不是很性感了”。最鲜明的对比,发生于在PC和手机业务上。

  2018年,联想官宣重回PC市场全球第一。个人电脑作为联想在科技领域内的辉煌起点,尽管多次历经挫折,但依旧是联想的“硬实力”,收购IBM、富士通等巨头至今,PC一直为联想集团贡献了70%以上的利润。华为在PC领域内的布局则始于2016年,销量至今无法与联想比肩。事实上,华为进军PC这个“夕阳产业”,更像是在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做准备。

  手机业务的对比则大相径庭。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给员工的新年致辞中宣布2018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2亿台;联想手机2018年出货量比2017年的180万台大幅提升,超过了1000万台。

  在手机领域,双方最早进入的时机相差无几,联想2001年开始做手机,华为2003年进入。但是此后的发展依旧源于不同的选择:联想热衷于商业并购,华为坚持技术研发。

  目前来看,华为的选择将有很大可能让他们在5G时代占据先机。联想的并购之路依旧会延续,同时伴随着联想集团在2018年的复苏,这两家企业的对标,依旧会有新的故事出现。

  华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顶着压力实现5G时代的技术革新与商用市场领先。究竟是任正非的战略定力换来的结局更有历史穿透性,还是柳传志多领域播种的大格局能够保障基业长青?

  (作者郭亮为企业史、传记作家,出版有《喧嚣与轮回:中国商业60年》等畅销书)

  商业周刊中文版:《柳传志入选改革开放40年100人:人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电话:13866999966
联系人:王经理
Q Q:88996699
邮箱:admin@dede58.com
地址:中国XX省XX市XX路XX号